【散文】高原测量人的平凡世界
  时间:2019-04-16   
【字体:

有人说测绘的工作就是天天与一些枯燥无味的数据打交道,单调无味;也有人说,测绘的工作是追求高度的精准与完美,乐趣横生。  

在人迹罕至的川藏地区,我们过激流,翻越海拔3500米之上的高山;面对迎风飞窜的雪花,我们不顾个人安危逆流而上,只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把测绘出的图纸测设到地表的每一个角落。  

这里海拔大多在3500米以上,年均气温8℃以下,水温80多℃便沸腾。每年10月上旬,这里就已飘起雪花,雪花飞舞,别有一番洞天。  

作为测绘我们的工作平凡而琐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像一首永不停歇的四季歌。很难想象,如果工程的建设没有这些测绘人员的精益求精,汽车又怎么能安稳的行驶在这神奇的天路上,在高原上飘延。 

清晨,当人们还在熟睡时,测绘已在山间地头;深夜,当人们进入甜蜜的梦乡时,我们仍然在电脑前处理数据。说起甘孜藏族自治州,这是个令人神往的地方。春天里的乡城,日光倾城,热打的金顶被日光照耀,在高原的天空下,发生出耀眼的光芒,无与伦比的灿烂,辉煌.....  

初到项目部测量的工作,就是背负着给养、物资、仪器,沿着玛依河新建与改建线路逆流而上耗时十几个小时才到达热打乡。 

在那里,你不能大声的说话,不能快步行走,因为没有力气,走起路来,都会有一种失重缺氧的感觉,一阵风都能将你吹起,那是高原反应造成。除了天旋地转,还伴随撕心裂肺的头痛,这样的疼痛是从里到外在迸发。

正午过后,阳光虽然并不灼人,但长期在紫外线照射强烈的高原工作,很容易得“日光性皮炎”。 

由于气候干燥几乎所有的测绘人员都戴着口罩一路勘探选点。一位测量员停了手里的铁锨,摘下口罩,鼻子和嘴巴边上全是细密的汗珠。他说:“戴着闷,有点儿喘不过气儿。不戴,更受不了。”这里的氧气量是平原地带的一半,干一会儿活儿便觉得胸闷、气短。  

但是,作为测绘的我们并不是每一天都过得波澜不惊。  

高原也有三伏天,冰雪消融水成灾。 四五月份以后“无人区”里地表解冻积雪融化,加上七八月份暴雨天气玛依河下游便形成了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大小河流,为测绘作业制造了极大障碍。  

最艰难的还是在高原做水准测量,我们已经记不得多少天没有洗过澡了,也不记得有多少各夜晚没有正常休息了,由于道路狭窄,急弯坡陡,再加上重型车辆接连不断,安全隐患无处不在,给我们工作难度带来极大的挑战。张棵是我们组最年轻的小伙子,刚满十八岁就走出校门开启了他人生的社会征途,小伙子能吃苦,积极主动,他主要负责扶尺,每天都要扛着三米长的尺子,提着十斤重的尺台,一步一步的翻越3500多米的高山,但小伙子从不言苦言累,忍受着高原反应、拉肚子等身体不适乃坚持工作,这种不服输、不妥协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们每一个人。 

在这荒无人烟的川藏高原上,我们的水准测量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不管遇到多么大的困难,也不管前行的道路多么的曲折坎坷,只要想一想我们一起走过的艰苦岁月,一切皆会迎刃而解。  

虽然,现在测绘仪器已经很广泛,但基础的数据确需要大量的体力劳动者去采取。不管社会怎么发展,测绘这个工作模式就已经固定。

在丈量脚下与人生的距离,完成一次次角度与精度的校准复核,80后的我们,用无尽的热情默默地奉献着,让平凡的岗位在青春的洗礼下熠熠发出耀眼的光芒。也为一代又一代的高原测绘人发扬“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怕吃苦”的登高精神,用生命谱写平凡而又动人的新篇章。


作者:公司国道549线项目部 尹自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