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林间露落,檐下风来
  时间:2019-04-10   
【字体:

待十九番花信风吹起,春在枝头已十分。

                                                                             ——题记

天水乡野十五标工地的清晨,是可以入画的,有着安逸的姿态与娴静的心思,纱般的薄云帐幔一样。

晨炊的烟霭,袅袅升腾在唐家河的上空,清新的空气与迷人的霞光融合,氤氲的云幔笼罩在村野。春燕低飞,喜鹊高翔;蜜蜂轻吟,青蛙浅唱。左右环绕的有桃花红、梨花白、杏花黄;不远处流水依依,水波漾漾;天边红霞掩映在桃红李白的房舍,描绘出一种别样的春日壮景……

四月,是一年中别样的季节。好像人生,有的人拥有一个热闹的舞台,就如雪白的樱花和绯红的桃花,在万人期盼着成长、绽放,拥有众多的瞩目、聚焦、掌声、喝彩,但终有谢幕的那一日;有的人拥有的舞台却有些安静,就如乡野的油菜花,在那微风吹拂的田野里,自由自在地生长,但也有收获的那一季。

恋上桃花,是因为她诠释了或美好或凄楚的爱情故事。桃之灼灼,芳菲浸染的世界,满树的娇媚。守望着一片绽满桃花、杏花、梨花的幸福园,一颗不染纤尘的心安然向暖。愿每个人,在纷呈世相中不会迷失荒径,可以端坐磐石上,醉倒落花前……

杏花开在那里,你站在那里,迎着风,不说话,就十分美好。阳光干净的午后,往春天的深里去,霞光铺满小径,清风爬上篱头,幽微的细香似有若无的散裛在空中,每一寸肌肤都是香的,美的。严格地说,杏花算不得美人。香丛阵里,牡丹雍容,冷菊华贵,娇羞的玉兰、矜持的丁香清秀飘逸。如果说紫茉莉尚有小家碧玉的风姿,相形见绌的杏花充其量算得上溪头浣纱的织女。她质朴,且多情,只要春天一个唿哨,她就会喜滋滋地挽鬓挎篮,采集大朵大朵的清风流云,针脚绵密地绣下春天的云锦。

一打眼,村落的炊烟再次升起,晚霞扯着黄昏,车轮碾过河边小道,悠扬的春风吹拂着乡野的庸常和自足。于静好的时光中折一枝杏花于案头,花光灯影里写字。写从前慢,写柳莺啼。写一封凉月满窗的春信,寄给,远方的你。

人们用不同的方式与花相见,与花再见,于此,便是花见。这样的瞬间永恒,是春天里最美的诗,无论你是哪朵花,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生,春天都不曾把你遗忘,无论你在哪个角落,你要做的,就是在春天里绽放出本该属于你的色彩……

惟愿万物有灵且美。对所有的生命,皆怀有一份内心的真。在时光的流逝中,慢慢变成一个纯粹的人。愿岁月风貌常新,人事滋味依旧。

 

作者:刘云  混凝土管理中心平天2号站  收料员